您现在正在浏览: 首页 >> 档案记忆 » 正文
 

月鲁王

发布时间:2017-06-16       来源:《凉山档案》杂志


翻开会理人大姓族谱,如:白鸡胡家,外北张家等等,都提到祖上是洪武二十五年,征讨月鲁帖木儿后,留在会理的。那么月鲁帖木儿叛乱是怎么回事呢?在会理州志(同治版)中,有关这事有大量的记载:

月鲁帖木儿,蒙古贵族,曾任元建昌路平章,洪武十五年向朱元璋投降,被授为建昌卫指挥使,被“月给三品俸赡其家”的“特恩”优待。月鲁帖木儿任明职后,于洪武十五年、十六年、十七年数次进京进贡,明朝廷均给予他及其家人、随员以大量的赏赐。洪武十八年一月,“月鲁帖木儿举家入朝,请遣子入学,愿番其家于京师。上不许,厚赐遣还”。月鲁帖木儿回到西昌后即中断了对明廷的朝贡,并乘明政府无暇南顾之机,开始作背叛中央,分裂割据的准备。

洪武二十五年(1392)初,明政府派蓝玉率兵征西番,大军西出,内地防务较空,月鲁帖木儿即于四月在建昌发动叛乱。他“合德昌、会川(今会理)、迷易、柏兴(今盐源)、邛部并西番土军万余人,杀官军男妇二百余口,掠屯田、烧营屋,劫军粮,率众攻城”。会川知府土官王春,柏兴指挥使贾哈喇、苏州土官忙兀他也蜂起响应,纷纷加入叛乱行列。王春“陷会川,毁民居府治”。一时间建昌一带形势骤变,川滇震动。驻守该地区的明军一面加强防御,一面将叛乱情况奏报朝廷。当月,月鲁帖木儿围攻建昌城时,土官指挥使安的率兵出击,月鲁帖木儿败。叛军退驻阿宜河,继而又转攻苏州(今冕宁北),明军指挥佥事鲁毅出城迎战,但“贼众大集”,明军支持不住且战且退,退入城中。叛军围城,守军先采取避战固守,使敌疲劳的战术,坚守不出,伺敌久攻不下,士气松懈时,鲁毅遣手下猛士王旱单骑突入敌阵冲杀,叛军惊乱,明军乘势出击,叛军抵不住连夜搞撤围而逃。

月鲁帖木儿叛乱的消息很快传到京城,明政府对此非常重视。朱元璋立即任命蓝玉为总兵官督军平叛。因这时蓝玉尚在甘肃出征西番未归,又命驻川都督聂伟、徐司马,四川都指挥使瞿能为副总兵,率军平叛。并从云、贵、川调兵从征,且谕“云南、贵州、四川三都司从征军司,悉听节制”。五月,瞿能率大军进至柏兴州,“月鲁帖木儿惧,欲遁去”,又“恐我师追及”,于是遣人伪降。瞿能未识破其缓兵之计,许其降。月鲁帖木儿乘机率众逃去。六月,明废建昌府,升卫为军民指挥使司,并增设苏州卫军民指挥使司、会川军民千户所,“调京卫及陕西兵万五千余人往戍之”,以加强建昌一带的军事力量。朱元璋下谕“将士互相应设伏出奇,擒贼首,献者赏千金”。

这时蓝玉已率军抵建昌,总理平叛事宜。月鲁帖木儿见明军大集,也孤注一掷,毕全力迎战。七月,瞿能攻占叛军据点双狼寨,擒伪千户段太平,月鲁帖木儿败走托落寨(今凉山州普格县境内),瞿能又率后克之。明军“转战而前”,进至打冲河(今雅砻江)三里所,又与月鲁帖木儿部遭遇,两军大战,明军将士奋力冲杀,叛军大败,“被俘五百余人,溺死者千余”,官军获牛马无算”。明军乘胜前进,攻入德昌后兵分两路,一路由指挥同知徐凯率领到普济州(今米易普威)搜捕叛党;一路则架桥渡过打冲河,追击元凶月鲁帖木儿,至水西,“又斩月鲁帖木儿把事七人”。此时,王春等已被官军击败而降,忙兀他等被击杀,叛军势力大减。月鲁帖木儿势单力孤,龟缩于柏兴州。十一月,蓝玉督率大军进入柏兴,用计诱捕了月鲁帖木儿及其子胖伯,收降其部众。月鲁帖木儿父子被解送南京后处死。到洪武三十一年,明军先后擒杀响应叛乱的贾哈喇和威龙州(今德昌南)土官、月鲁帖木儿的妻兄普习土官等,建昌一带的叛乱终被平定。

平定月鲁帖木儿后,大批出征的士兵就地戍边,分得土地,接来家属,在此安家。

会理的得名 就是“众酋听会之所”,也就是各部落的酋长集结在此召开会议,听从命令的地方。可以想到,当时会理是征剿月鲁帖木儿的主战场。

在会理现在还有大量月鲁王的传说,据说当年月鲁帖木儿被围困在月鲁山上达三个月之久,月鲁帖木儿在月鲁山用瓦当引水,被官军识破后,才败逃柏兴。现在月鲁山上也还有一个城墙,当地老百姓称为“月鲁城”,但据县文物部门的考证,月鲁山上仅仅只是一个哨所。在月鲁山的周围,倒是有很多的跑马场,练兵场。文物部门还在那里收集到明代的兵器。

会理的汉人也是从那时起,才大量从中原迁移进来。

(会理县档案局   李文春

返回首页 - 联系我们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管理维护
Copyright 2012 daj.lsz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: 凉山彝族自治州档案局(馆)
网站上的任何内容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和引用。 技术支持:网瑞科技有限责任公司
建议分辨率采用 1024 * 768 或以上模式 公安机关备案号:51340102000044